[分享] 燕子随风飘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5-25

阳春三月,桃红柳绿,莺飞燕舞。勤劳的布穀鸟在蓝天上不停地叫唤,“播穀——播穀——”高远的苍穹湛蓝明净,偶尔有几片白云悠悠飘过,如河面上盛开的莲花。

路边儿长满了茂盛的青草。悠悠微风吹过,两排白杨唱出飒飒的欢歌。田野裏的小路、小河、小树极富透视感,使人想起荷兰画家霍贝玛的《村道》。

这时节是属于孩子们的。瞧,田埂上、圩堤旁、公路边、空地裏,到处是放风筝的孩子。各式各样的风筝凭风飞扬,红红绿绿,姿势各异,牵着孩子们的嚮往日本楼市,灿烂了乡村的晴空。

做风筝很花些时间,从劈篾片,到搭架、糊纸、描花、扣线、直到试飞、调整、修补,都得一丝不苟。

开始放风筝了,你呼我叫,有的急着放线,有的调整扣线角度,有的粘贴破损的地方,有的使劲聒噪:“鹞子不上天,捺进锅膛裏冒黄烟。”

风越来越大,蓝蓝的天空中飘着各式各样的风筝。有拖三条长尾巴的四角风筝、八角风筝、瓦片风筝、孔雀风筝等;还有带着口哨的风筝,遇风如笙似笛,淩空轻奏,好听极了。

有的风筝挂在电线上,来去不得,只好仰直脖子呆望;有的风筝一上天就断了线,在空中纵横驰骋;有的风筝搅在一起,难捨难分。

淅沥的春雨中,乡村田畴的一抹微红和一簇新绿慢慢地濡染开来,令人恍惚置身于水墨洇润的国画中。这时,燕子来了,辞别杏花春雨的江南,拖儿携女,回到娘家。屋前屋后到处是它们的清音丽嗓,旷野蓝天到处是它们灵动的穿越和滑翔的弧线。

你瞧,这些闪着金属光泽的黑色精灵翻剪着轻捷的尾翼通渠公司,在朴实温馨的屋檐下,在扶风点水的柳丝间,在静寂广袤的原野裏,尽情地穿梭着。它们栖歇在春天的扉页上,成为乡村一幅精美的插图。

燕子们啄泥衔草,筑窝磊巢,忙忙碌碌。我们对着这些乡土生活中的神灵,仰起头,恭敬地聆听声声燕语。燕子啊,我们的祖辈总是折来春天的柳枝,编成花冠一样的篮子,挂在屋檐下,并絮絮叮咛我们,叫我们站在春天的田野上,沐着斜风细雨,翘盼你们到来。

祖母总是颤抖着苦难的小脚,拄着桑木拐杖,倚在古旧斑驳的门窗上眯缝着眼打量燕子,乾瘪的嘴唇嗫嚅着,要我们对燕子千般呵护,万般怜惜。

幼燕如同刚刚拱破泥土的嫩草芽儿,嫩脆的叫声似摇篮裏的婴儿嘤嘤啼哭。一只燕子呼唤着飞过来餵食,一阵叽叽喳喳过后,又“嗖”地横掠出来,动作轻盈快捷全城live×公开发现。燕子育雏捉虫十分辛苦,雌来雄往,令人感动,正如白居易所写“须臾十来往,犹恐巢中饑。辛勤三十日,母瘦雏渐肥。”

倘若谁家孩子用弹弓射燕子或用竹竿捅燕窝,必然遭到爸妈的严厉训斥,并吓唬说日后要大祸临头,吓得孩子大气也不敢出。乡民对燕子虔诚的宗教情绪绵延千年,翩翩飞舞的紫燕成为我们生活的幸运之星。

燕子用迅捷的穿梭,掀开了春天的画册。燕子衔着一根草一撮泥一瓣桃花一朵阳光,到处投递着春天充满温馨的明信片,到处传播着春天的品质,把乡村装点得分外灵动和妖娆。让我们仰起头,恭恭敬敬地聆听它们古琴般的声声呢喃吧!